埃博拉疫情的五大认识误区

2014-10-13 08:57:56 中金在线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球至少有8399人已感染了埃博拉这一令人闻之色变的致命性病毒。其中,4033人已不治身亡。医护人员是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高危群体。416名医疗工作者被传染,其中233名已不幸离世。

  这些患者和逝者除了来自于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里昂、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这些非洲国家之外,还来自于西班牙和美国。更糟糕的是,WHO的官员相信实际的死亡数字可能更高。

  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的部分国家已经派出医疗人员赶赴受灾严重的西非国家,支援当地,全球联手抗击埃博拉疫情的力度正在加大。不过,对于埃博拉病毒是否会扩散的焦虑依然存在。

  那么,各国到底应不应该担心自身的安全?风险有哪些?日前,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世界卫生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公众对于埃博拉病毒的认识存在五大误区,并一一进行了反驳。主要译文如下:

  1、埃博拉不会在富裕国家传播

  欧洲、北美和亚洲一些富裕的国家似乎一直坚信先进的医疗设施能够抑制该病毒的扩散,直到西班牙护士拉莫斯(Teresa Romero Ramos)在马德里感染了该病毒。 美国本土首例埃博拉患者被确诊后,该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弗里登(Tom Frieden)说:“我们正在阻止埃博拉病毒在美国扩散。”

  这样的承诺也许能够暂时稳定人心,但是效果不会那么明显。没有一种保护机制是100%的可靠。西班牙政府此前曾表示,拉莫斯感染该病毒是因为在双手消毒之前脱掉了保护服,并触摸了一下面孔。

  和埃博拉病毒一样,SARS病毒也在医院内传播,患者主要是因接触受污染的液体而感染。2003年SARS在亚洲肆虐时,包括香港在内的一些医院很多医护人员感染上该病毒,而附近许多大楼内即便SARS的患者数量与医院的差不多,却没有这么多雇员被传染。

  自负是富裕国家最大的危险——他们自以为先进的技术和完善的应急计划能确保埃博拉及其他病毒不会在本国传播。这种观念导致越南等比较贫困的国家2003年战胜SARS后,多伦多部分最优秀的医院仍不得不与该病毒相抗争。这也是去年世界卫生大会削减WHO疫情应对预算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因为这种狂妄自大,每次疫情似乎被控制后那些政客们就呼喊着要削减公共卫生预算,然后在新的疫情爆发时只能陷入绝望。

  2、“9·11”事件后的应急准备足以让美国有能力战胜埃博拉

  2001年“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下令做好应对生物恐怖主义袭击的措施。从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和国防部到农村地区的小诊所,医生、护士、医院和快速反应小组均进行了大量的演习,以便流行病突然爆发或恐怖分子发起生物袭击时能够应对得当。

  全美的各个卫生部门也为应对高度传染性疾病的突然到来而经常演练。军事和卫生部门则先后被拨款数十亿美元,以研究高致病性微生物的快速诊断、疫苗接种和治疗。显然,埃博拉居于高致病性微生物榜单的首位。因此,可以想象美国会在事后花费数十亿美元来研究该病毒,并进行无数次的应急演练:警察局、消防和卫生部门的应急人员身穿有害物质防护服,随后感染者的身份被确认,继而被隔离并接受治疗,最终社区的危险得以解除。

  即使是在2005年白宫惧怕高度致命的禽流感可能会横行美国时,应急计划也主要着重于将病毒和携带者隔离。我们缺失的是为传染性病人提供长期治疗的准备,医护人员可能会重复暴露在感染中。今天,面对援助西非的请求,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答复是:“没有人在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上有经验。”

  3、埃博拉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埃博拉病毒的确正在变异——美国《科学》杂志上最近一份报道显示,该病毒在人际间传播的过程中,已经发生300多处基因变化。不过,依附于内皮细胞外受体的病毒不会变成附着于肺部肺泡细胞的病毒。这种基因突变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也就是说,埃博拉病毒尚不能通过呼吸在人际传播。

  病毒只在两种情况下变异:偶然性差错和自然选择。只适应感染细胞的病毒几乎不可能随机转化为可以附着于肺部类蛋白质的病毒。不过在巨大压力下,自然选择也可以战胜这种不可能性,逼迫病毒转变或消亡。但在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埃博拉并未面临类似的压力,该病毒迅速传播,在无须转化为一种全新的形式之前就感染了数千人。

  令人担忧的是,病毒外层--促进抗体和吞噬病毒的杀手细胞的生长——也许能通过外层蛋白质的变异来对免疫系统遭到攻击做出反应。

  如果埃博拉病毒发生如此转变的话,这可能意味着感染过该病毒的幸存者可能会再次感染,目前正在生产的疫苗也可能会是无效的。

  4、旅游禁令可以防止埃博拉病毒扩散至美国。

  21世纪唯一一次能够证明旅游禁令降低病毒传播速度的证据是在“9·11”事件之后。当时,美国东部的机场关闭数天,一连几周几乎没有美国人外出远行。这可能直接导致了一个结果:2001年的流感季节延缓了2周,但最终还是到来了。

  最近几年来,在SARS和H1N1等病毒大肆猖狂时,许多国家也禁止与其他国家有航班往来。不过,这些禁令均未产生显著效果。无论各国政府采取了多么激烈的应对措施,病毒依然大量袭击人类。

  5、疫苗即将研发成功

  目前,针对埃博拉病毒的几种疫苗正在研发当中,其中两种疫苗已经拿到了WHO的通行证。这意味着,这两种可能有效的疫苗正在志愿者身上做试验。

  几周后,如果试验证明该疫苗不会引发副作用的话,下一个步骤可能是在疫情严重的西非国家测试该疫苗是否能保护民众不受病毒的侵袭。如果一切顺利,该产品将会走向最后一个同时也是最困难的阶段:在疫情重灾国数百人身上做临床试验,比较疫苗和安慰剂的效果。

  上述疫苗最快可能也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完成最终的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