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毒株现身49国,三针疫苗或成接种标配

2021-09-14 15:18:28 ITHC.CN

近期,一种名为“缪”的新冠病毒变异株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引发关注。

­

­

世卫组织8月底发布的“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最新情况”显示,截至8月29日,已有39个国家记录了缪毒株。outbreak.info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已在49个国家发现了缪毒株的踪迹。短短半个月时间,波及国家增加了10个。

­

­

缪毒株会成为新流行吗?

­

­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美国的情况看,缪毒株还是未压过德尔塔毒株,最起码目前还没有即时的危险。”他认为,就缪毒株而言,未来取代德尔塔成为优势毒株,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很低。

­

­

在变异毒株层出不穷的情况下,一些国家开始推行第三针疫苗的接种。有预测认为,未来三针疫苗很可能会成为接种方案的“标配”。

­

­

已在49国发现缪毒株踪迹

­

­

根据世卫组织8月30日最新一轮的评估,新冠变异病毒B.1.621被命名为缪(Mu)毒株,同时被列为“需要留意(Variants of Interest)”的变异株。

­

­

目前,被世卫组织定义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株有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4种,“需要留意”的变异株则包括艾塔(Eta)、约塔(Iota)、卡帕(Kappa)、拉姆达(Lambda)、缪(Mu)5种。

­

­

事实上,缪毒株并非最近才出现。

­

­

今年1月份,缪毒株首次在哥伦比亚被确认,后传至美国、爱尔兰、墨西哥、加拿大、韩国、日本等多国。根据outbreak.info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共检测到缪毒株5656条序列,已在49个国家发现了缪毒株的踪迹。

­

­

据报道,哥伦比亚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奥斯皮纳在当地时间9月5日表示,基因测序结果显示,今年1-6月,在哥伦比亚报告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当中,有53%感染了变异新冠病毒缪毒株。

­

­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东京大学等研究团队9月7日在bioRxiv预印本网站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从今年3-8月,哥伦比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大幅增加。虽然在初期伽马毒株占主导地位,但5月开始,缪毒株超过了包括伽马毒株在内的所有其他变异体,并从那时起主导了哥伦比亚的新冠疫情。

­

­

研究人员认为,缪毒株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主要有8个突变,这些突变在贝塔、伽马等“需要关注”的变异株中较为常见。例如,缪毒株存在的E484K突变,在贝塔、伽马变异株中也存在;此外,N501Y等3个突变在阿尔法、德尔塔变异株中也存在。

­

­

研究同时指出,已被证明的是,E484K突变可降低对接种疫苗所诱导抗体的敏感性。

­

­

世卫组织也在此前发布的“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最新情况”中指出,缪毒株一系列的突变,预示着它可能有潜在的免疫逃逸属性。初步数据显示,对于缪毒株而言,在疫苗接种者和康复的人中,中和能力出现下降,这与之前在贝塔变异株中所观察到的情形类似,但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

­

­

另据outbreak.info网站数据,目前德尔塔毒株在美国的感染病例中仍占据主导地位,缪毒株感染病例占比不足1%。据媒体报道,一些美国专家表示,缪毒株的出现暂时不足为虑,它超过德尔塔的可能性并不大。

­

­

金冬雁也认为,缪毒株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它已经和德尔塔毒株共存很长一段时间,是否会成为主流毒株或比德尔塔毒株更普遍,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较低。

­

­

在金冬雁看来,即使未来缪毒株真的成为优势毒株,也不是问题。他说,病毒随时都会变异,变异毒株的问题不需要过度担心,“因为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制造出针对变异毒株的疫苗”。

­

­

三针疫苗或成接种标配

­

­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截至9月10日,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累计确诊病例约2.23亿例,累计死亡超460万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4060万例,累计死亡超65万例。

­

­

在感染人数不断飙升的同时,各种新冠病毒变异株也毫不示弱,不断涌现新的“冒尖”毒株,对现有疫苗提出了新的挑战。

­

­

国家卫健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在日前的发布会上表示,总体来看,新冠病毒的变异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稳定的,没有出现根本性的变异。目前的新冠病毒疫苗对各种变异株仍然是有效的。

­

­

据他介绍,我国已完成针对伽马毒株和德尔塔毒株灭活疫苗的临床前研究,各疫苗研发单位还开展了针对贝塔毒株、德尔塔毒株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研发工作。另外,针对不同变异株的广谱或多价重组蛋白疫苗的研究,也已经向药品审评中心提交了临床试验的申报资料。

­

­

“有了这些准备,即使将来万一发生了病毒严重变异,完全逃脱现有疫苗的预防作用,也能够迅速研发并规模化生产新的疫苗,从而做到有备无患。”郑忠伟说。

­

­

在金冬雁看来,针对不同变异株的广谱或多价重组蛋白疫苗的研究耗时很长,需要一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是否能最终做出来,也需要打个问号。

­

­

疫苗专家陶黎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则表示,用变异病毒或其S蛋白研制疫苗,和原版疫苗没有区别,肯定可以成功,关键是看疫情的变化是否需要紧急使用这些针对变异株的疫苗。不过,他同时指出,新版疫苗与老版疫苗共存,肯定会增加接种实施过程中的麻烦。

­

­

但多名专家都表示,目前接种疫苗仍是预防控制疫情的有效手段。

­

­

一直以来,以色列在接种疫苗方面非常积极,是目前全球仅有的开展第三针疫苗大规模接种的国家。

­

­

7月30日,以色列开始为年满60岁的人群接种加强针(第三针);8月24日,接种年龄范围被扩大到30岁以上;8月29日,接种年龄下限被再度扩大到12岁以上。

­

­

据以色列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接种3针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能够明显提高防护水平。美国白宫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近日也表示,如果这种效果能够持续,三针新冠疫苗或将成为标准接种方案。他认为,足够完整的疫苗接种方案可能是三剂。

­

­

对此,陶黎纳也表示认同。他说,“目前的三针方案是期望用高水平抗体抵抗住病毒的变异,万一效果不好,还可以用针对新毒株的疫苗。”

­

­

金冬雁则认为,福奇的话实际有两层含义,“一是打第三针是大势所趋,美国9月份计划向所有成年人推行第三针苗的接种;二是打完第三针后,体内的抗体水平可能已足够维持一段时间,不需要额外再打。”他补充道,是否打完第三针以后就不用再打,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百分百的定论。

­

­

事实上,国内接种第三针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

­

8月2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郑忠伟表示,输入风险高、免疫功能相对较低等3类人群,在完成免疫程序6个月后,可以接种加强针。

­

­

不过,目前我国还未公布具体的加强针方案。金冬雁指出,目前在不更换疫苗毒株的情况下,变通的方案就是打第三针。也就是说,即使现有疫苗并不是针对变异株的,但是只要诱导人体产生的抗体水平足够高,理论上来说,还是能够防住变异株的。

­

­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许多疫苗生产厂商纷纷公布了加强针的实验数据。

­

­

据康熙诺生物消息,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凤才团队与北京生物技术研究所等单位近日联合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研究人员给志愿者接种两针灭活疫苗后,再接种一针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作为加强针,14天后中和抗体水平升高约78倍;若第三针用灭活疫苗进行加强,抗体水平升高约15.2倍。

­

­

另据科兴官方信息,中国科学院王祥喜团队与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9月5日联合发表的一项研究称,与康复者和两剂克尔来福接种者相比,三剂克尔来福接种者的血浆样本对贝塔、伽马、德尔塔变异株的中和滴度降低得很少,且接种3针克尔来福后,中和抗体滴度在第1周提升约8倍,在第2周达到高峰,增加约25倍。

­

­

从这些数据来看,第三针或势在必行。

­

­

在金冬雁看来,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比较棘手的问题是,最早打疫苗的那群人,现在体内的抗体水平可能已经很低了,接种第三针就显得迫在眉睫,尤其是对于医护人员和出入境工作人员等高风险人群来说。

­

­

他指出,如果不尽快做好风险规避,一旦变异病毒再度袭来,早期接种的大部分人群,都将面临较大风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