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仍然没有引起公众重视

2018-05-09 10:59:31 南方周末

    (本文首发于2018年5月3日《南方周末》)

    1918年,灾难性的流感疫情爆发了。一个世纪以后,仍有太多的人没有接种流感疫苗。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随着美国经历了多年来疫情最糟的一个流感季,数以万计的美国人死于流感或肺炎(两种病毒可以协同发挥作用)。尽管这个流感季的发病高峰期出现在2月,但是近来CDC警告说,在没完全脱离这个流感季之前,我们应该防备第二波流感疫情来袭。目前看来,在这个流感季结束之前,可能会有5万多人死于流感。

    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今年正好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病毒爆发之后整整一个世纪之际,那场爆发夺去了67万美国男性、女性和儿童的生命,在全世界范围内则死去了多达5,000万至1亿人。医学研究人员从那次灾难事件中吸取了不少经验教训,其中之一就是:接种疫苗极具重要性。

    尽管我们对传染病的科学认识不断加强,但是许多公众仍在忽视这一教训。

    某个流感季流感爆发的严重程度受三个因素的影响:1)在特定季节占主导地位的流感毒株的毒性;2)流感疫苗的效力;3)流感疫苗的接种率。这个流感季的毒株是H3N2,毒性特别强。该毒株跟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间的H1N1毒株类似,特别在老年人中致死率很高。

    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研制对抗H3N2毒株的有效疫苗。在过去的七年中,流感疫苗的平均有效率为45%;相比之下,今年的流感疫苗对抗H3N2毒株的有效率仅为大约36%。尽管如此,该疫苗的确能够提供一些保护,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病情要严重得多。今年前一段时间,匹兹堡一名身体健康的年轻人没有接种疫苗,结果患上流感后不久死亡。疫苗的有效率低意味着接种疫苗的人仍然会感染流感病毒,但是接种疫苗仍然不失为公民的常识和良好行为。由于群体免疫力的作用,如果疫苗接种率很高,即使疫苗的有效率低也足以抑制严重流感疫情的爆发。

     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间,流感疫苗还不存在,这就是那场流行病非常致命的原因。然而,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很少有美国人不嫌麻烦去接种疫苗。从经济角度来看,接种疫苗带来的群体免疫效益是一种“公共利益”。如果我接种了疫苗,我无法禁止任何人享受我目前所提供的群体免疫效益。同样,享受我提供的群体免疫效益的人也无法阻碍别人来享受这一效益。

    可以享受像接种疫苗所带来的这种公共利益时,通常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很多人,也许绝大多数人不会去积极地参与,他们会白白地沾疫苗接种者的光。如果太多的人选择不去接种疫苗,社区就容易爆发流感疫情。CDC的资料显示,截止到2017年11月,只有38%的人选择接种疫苗。疫苗接种率低对于儿童和老年人来说是尤其危险的,这两类人群特别容易感染流感。

    作为个人,我们几乎无法控制某一年出现的流感毒株,也无法左右流感疫苗的效力,但是对于是否要接种疫苗,我们自己的确能够完全做主。对于流感疫情严重或疫苗效力低下,公众的反应应该是要增加流感疫苗的接种率,而不是减少疫苗接种率。

    自从1918年流感大流行以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研发可以预防此类流行病的疫苗。作为公众,我们现在需要付出一份努力,承担一份责任,把接种流感疫苗重视起来。这样做不仅仅是个人的一项选择,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有实实在在的益处。

    1918年的时候,人们只能遭受痛苦,他们别无选择。我们不要淡忘当时的悲剧,要牢记我们是可以选择的,对流感带来的危害是能够加以限制的。(胡德良译自科学美国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