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3支埃博拉疫苗“整装待发”

2015-01-27 08:56:13 Science

       “我们怎么办?”作为几内亚代表团成员曾如是问道。参加此次会议的佛罗里达州生物统计学家Ira Longini说:“他们被排除在外了。”

       现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很多科学家表示下月即将在几内亚开始的不同寻常的埃博拉疫苗试验可能会产生最早的——而且极有可能是唯一的——疫苗效能答案。埃博拉新发病例在利比里亚直线下降,而且开始在塞拉利昂逐渐减少,这让科学家很难证实疫苗究竟是否在起作用——甚至于根本没办法证实疫苗的作用。英国牛津大学疫苗研究人员Adrian Hill说,然而几内亚的疫病强度减弱较慢,可能让该国成为“唯一一个让临床疫苗试验发挥作用并对上述问题作出回答的国家”。

       测试埃博拉疫苗的压力日渐增大。去年秋天,一个由世卫组织(WHO)召集的国际伦理座谈小组认为,这场史无前例的疫病威胁应该让埃博拉疫苗直接从第一阶段的小规模安全性研究跳到第三阶段较大规模的效能研究,同时开展第二阶段的研究。目前,已有两种疫苗做好了跳跃阶段测试的准备。其中一支疫苗来自葛兰素史克公司(GSK),含有附带埃博拉病毒表面蛋白编码基因的黑猩猩腺病毒;另一种疫苗由NewLink Genetics公司开发,目前由德国默克公司生产,使用了一种叫作VSV的含有埃博拉基因的牲畜病毒。

       如何设计这些研究一直处于伦理与方法学的强烈争论之中。最终,研究人员为各个国家选用了不同的设计。在利比里亚,NIH引导的研究将会使用一种经典的随机控制实验,实验分为三组,其中两组分别接种两类不同的疫苗,而第三组则不接种疫苗。该方法主要针对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广泛人群。而CDC为塞拉利昂设计的方案是征募埃博拉治疗点的工作人员,让每位工作人员接种疫苗,但是接种时间则有先有后。该实验仍未选择测试哪种疫苗。

       疫苗测试在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受欢迎度的下降意味着需要大批人测试其功效。尽管NIH现在计划让利比里亚的每组测试人员包含1万参试者,这意味着如果疫苗可以保护50%的接种人士,该计划要花费大约半年时间计算统计结果,负责GSK埃博拉疫苗项目的Ripley Ballou说。

       但近日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的一项模拟表明,利比里亚的疫情有可能在2015年中期结束。“很有可能疫情结束时,我们尚未对疫苗的效能作出明确回答。”Ballou说。日内瓦大学疫苗专家Claire-Anne Siegrist说,这就是除了统计感染率和死亡率之外,研究人员应该仔细研究疫苗接种者的免疫应答的原因,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地了解每一个测试案例。

       几内亚的研究将采用传统疫苗策略,此前从未在临床测试中采用过,这种方法可能会更快产生结果。受上世纪60年代全世界消灭天花运动的启示,该计划将采用环状疫苗免疫策略。研究人员将寻找埃博拉病毒新感染者,然后尝试给生活在“环绕”他们周边的人——更有可能是他们所在的村落或是相邻街区的人接种。挪威公共卫生协会领导该指导小组的John-Arne Rottingen说,在其中一半的环状疫苗免疫接种中,研究人员将会为大约50人立即接种疫苗;他们随后会在4~8周内对比这批参试者的接种情况与其他疫苗接种者的情况。(该方法由WHO、无国界医生组织以及其他若干学术组织发起的联盟共同设计。)

       几内亚测试采用何种疫苗尚须进一步选择,但“我们将在2月份开始,即便是在2月份的最后一天”,来自WHO 的Ana Maria Henao-Restrepo说。Rottingen表示,将在3个月后拿出研究结果。

       他表示,如果其中一种疫苗起到作用,使感染病例下降,采用目标性环状疫苗策略消灭留存的病毒将是结束这场瘟疫最好的办法。

       “这是一群精明强干的人所作的最有意义的设计。”Ballou说。他补充道,但是几内亚后勤挑战依然令人气馁。这场测试将会涉及大范围的病例,但是该国却没有主要参与者如NIH或是CDC的行动或财政支持。同时,第三种候选疫苗也进入了此次瘟疫战场:一对前后串联使用的新疫苗。上周,强生公司宣布已启动该疫苗一期安全实验;并在寻找三期实验地点。三个疫情国家是否还会支持第二项大型测试项目,这些疫苗准备进入跳跃阶段时是否会有足够的新感染案例可供测试,这些均尚待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