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入境管制、返程路费飙升,数万澳大利亚人“被抛弃了”?

2020-09-16 11:06:29 ITHC.CN

­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德国特约记者­刘鑫 青木】“他们已经忘记了我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14日报道,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澳大利亚采取了严格的入境管制措施。这些措施不仅拒外国人于国门之外,数万澳大利亚人也因此滞留海外,他们“没有工作,没有签证,没有医保,而且被禁止回国”,感觉自己被祖国抛弃了。

自3月开始,澳大利亚就采取了堪称当前世界上最严格的旅行措施,如禁止外国游客入境,禁止公民离境等。同时,澳大利亚政府敦促在海外的本国公民回国。数据显示,超过100万澳大利亚人在海外生活和工作。7月初,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了新的入境规定,规定每周入境澳大利亚的人数不超过4000人,且入境者必须自费支付酒店隔离检疫费用。这一新的限制措施让该国可以有力地预防“第二波疫情”,但也导致大量航班取消,机票价格飙升。

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DFAT)表示,7月份以来,至少有2.5万澳大利亚人想回国但回不成,其中一些人在经济和医疗上还遇到困难。而澳大利亚航空公司估计,真正滞留在海外的澳大利亚人数量接近10万。DFAT的数据还显示,在国际边境关闭后的头三个月里,已有超过35.7万澳大利亚公民回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去两个月只有3万多名澳大利亚公民回国。对此,包括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在内的人士认为,公民应该在疫情的早期阶段就回国,“如果你想回来,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应该已经回来了。”而那些现在还被困在国外的澳大利亚人解释称,政府3月份敦促公民回国,只是针对短期旅行者的信息,领事馆当时建议那些有固定工作、住所和储蓄的人留在当地。

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生活的史蒂芬·斯宾塞一家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如果3月就回澳大利亚,意味着他要辞去工作放弃房子,让孩子们中断上学,但回国后却什么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他们决定留在阿布扎比渡过难关。但没想到,几个月后,斯宾塞失去了工作,且签证也出了问题,因此他现在希望带着家人尽快回国。“如果我们不能登上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又没有取得阿联酋的合法居住权,我们就会像难民一样生活。我无法相信澳大利亚政府这么快就抛弃了海外公民。”他说道。

许多滞留海外的澳大利亚人有着相似的故事。莎拉·塔斯尼姆居住在加拿大。在疫情暴发时,她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且正在办理永久居留。但6月,加拿大政府取消了她的申请,工作也因此丢失。现在,她的钱也快花光了。她说,“我担心自己最后会被驱逐出境,时间越来越紧迫。”

在澳政府收紧入境政策后,艾米莉·阿塔米拉诺正在秘鲁探亲,她发现从该地区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被中止。而且,由于她的叔叔感染了新冠肺炎,她无法登上遣返航班。叔叔康复后,她一直试图经美国飞回澳大利亚,但因为人数上限,一直未能获得机票。她悲伤地说:“他们(政府)好像忘记了我们一样。”

对另一些人而言,回到澳大利亚意味着离开所爱的人。布鲁克·萨沃德因为爱情留在了南非。如今,因为工作问题及签证过期,她希望从开普敦返回澳大利亚。这意味着要离开她的南非男友,但她没有选择。而且,回家的代价也很大。萨沃德打算先花上万澳元(1澳元约为4.9元人民币)飞往新西兰,然后(因为没航班)租用私人飞机到澳大利亚,但这个选项遭到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她说,以前自己认为澳大利亚护照就像是一枚幸运四叶草。现在,袋鼠和鸸鹋的徽章好像是一种诅咒。事实上,就算很幸运地能抢到一张返回澳大利亚的机票,人们也要为此付出大价钱。许多被困的澳大利亚人告诉CNN,除了要支付商务舱的高价票,还要在抵达后支付3000澳元的强制酒店隔离费。

澳大利亚目前的入境人数上限规定将持续到10月24日,澳大利亚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上周日安慰海外的公民,称将“确保每个想回家的澳大利亚人在圣诞节前都能回家”。但对许多滞留者来说,这太晚了。事实上,澳大利亚严格的隔离政策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抗疫胜利。

­